诗旅生涯

师说


诗旅生涯


 


  熊芳芳这个名字,最早我是从钟德赣先生主持的反刍式单元教学有关活动报道中看到的,后来在语文报刊上也常常看到她活跃的身影,感到这是一位很有追求、又很有灵气的青年教师,又亲炙于钟德赣、余映潮等语文名师。2009年3月,熊芳芳给我寄来她的专著《生命语文》,才使我有机会进一步了解她的生命语文。
  如她书中夹着的一张自制书签所云:“活在泥土里,向我的天空致敬。”在百花齐放的语文界,她的生命语文是朴实清新的一枝,也是饱满而有重量的一枝。正如她在一首诗中这样深情地写道: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做土地的女儿
做春天的母亲
用脚丈量季节的距离
用手传递花儿的信息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把头低下去
把根扎下去
成熟不用高度衡量
生命只凭重量定义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从黑暗走出
却信仰光明
独自面对凄风苦雨
却与世界分享美丽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诚恳地拔节
自由地呼吸
当春天绿成一个梦想
夏天便成为一个奇迹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有倔强的麦芒
有憨实的麦穗
在没有火焰的地方燃烧
在没有声音的地方低语


还是做一棵麦子吧
是谁在呼召
是谁在回答
我在这里
我在泥土里
我已经死去
我正在兴起
我从你那里承继了生命
所以我也会将生命延续


  我为洋溢在《生命语文》中的生命气息与思想张力而欣喜,为她执著的事业追求和朴素的生命宣言而感动,就在回信中用以下几句话表示祝贺:


华中名校,姑苏新城。
生命语文,江水奔涌。
天生浪漫,麦子有声。
扎根泥土,向往光明。
诚恳拔节,昂扬攀升。
共舞青春,欢歌生命。
享受语文,华彩人生。


  夏丏尊写过一篇《无奈》,说一位教师撰了一副对联:“命苦不如趁早死,家贫无奈作先生”,作者把“无奈”区分成“客观的‘无奈’”和“主观的‘无奈’” :
  惯吃黄酒的人遇到没有黄酒的时候只好用白酒解瘾,这是客观的“无奈”;本来就喜欢吃白酒的人,非白酒不吃,只能吃白酒,这是主观的“无奈”。
  基督的上十字架出于“无奈”,释迦的弃国出家也出于“无奈”,耐丁格尔“无奈”而亲往战场救护伤兵,列宁“无奈”而主张革命。啊!“无奈”——“主观的无奈”的伟大啊!
  在夏丏尊看来,被“客观的‘无奈’”所左右的生命显然是“悲哀”的,是“烦闷不自由”的,也是“藐小无价值”的。在当今这个充满了诱惑的浮华时代,有多少教师出于“客观的‘无奈’”,又有多少教师出于“主观的‘无奈’”?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曾说:“想想我们曾经受过的教育,想想我们是如何一天天变得平庸的。如果教育只是用模具塑造各种标准样式的人,教导人们去寻求安全或成为重要人物,或是早日过上舒服的日子,那么,教育无疑是助长了这个世界的不幸与毁灭。如果教育只是一个职业,一种赚钱的方法,那么老师怎么会用爱心去帮助每一个学生,让他们对自己和这个世界充满好奇!”著名特级教师于漪先生分析了教师的三种工作状态,第一种是将教书当作一项工作,备课、上课、批改作业,按流程完成工作,领取工资;第二种是热爱教师工作,善于吸收新鲜元素,但过多关注自己,上课教书更多的是“以我为中心”;第三种是把教书当作一种事业,热爱工作和学生,教学设计以学生为本,教育目的是让学生获得知识、培养能力。
  显然,熊芳芳的生命语文完全出于一种“主观的‘无奈’”,宣示着她对语文教育事业执着的爱,也让我们看到一个语文教师快乐、自由、浪漫和诗意的生活状态。她把自己的个性、才学、情感和智慧融入到每一节课中,使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吸收文化营养,获得人生经验,充实生命内容,提升精神境界,这正体现了语文工具性与人文性的有机统一。
  语文天生浪漫,充满诗意。愿麦子的生命语文,是一次诗意的旅行。

《诗旅生涯》有6个想法

  1. 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学习知识,提高能力的同时也提高学生的自我修养。[quote][b]以下为顾之川的回复:[/b]
    所言极是。[/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