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版课标教材考查评价建议

人教版课标教材考查评价建议


顾之川


  课程改革要求新的高考改革方案之相适应。从2004年秋季开始,高中新课程在全国逐步实施以来,催生了新的高考改革方案出台。2006年,教育部颁布了各科“课程标准实验版”的《考试大纲》,相关省区也分别制订了本省的新课程《考试说明》。2007年,首批进入新课程实验的山东、广东、海南、宁夏实行了新高考。经过2007、2008年的新课程高考命题实践,教育部组织有关专家对“课程标准实验版”的《考试大纲》做了修订。截至目前,已有山东、广东、海南、宁夏(2007),江苏(2008),福建、浙江、安徽、天津、辽宁(2009),北京、湖南、陕西、吉林、黑龙江(2010)陆续实施了新课程高考方案。其中,海南、宁夏、陕西、吉林、黑龙江五省区使用教育部考试中心命制的新课标卷,其余省市自主命制新课标卷。2011年,江西、河南、山西、新疆四省区也将使用新课标卷。其中,江西省为自主命题,其他三省区也将使用教育部考试中心命制的新课标卷。那么,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实验区的师生如何做好复习备考?新高考新在何处?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标教材与高考具有怎样的内在联系?这里以2010年语文高考全国课标卷(以下简称“全国课标卷”)为例,看看新课标卷对学生的语文能力有哪些要求。
  一、贯彻“两纲”,正确对待“应需”与“应试”
  所谓“两纲”,是指教育部制订的有关高中语文教学的两份指导性文件,一是《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过去叫“教学大纲”),二是《全国普通高等学校统一招生考试大纲  语文》(简称“考试大纲”)。前者规定高中语文“教什么,怎么教”,着眼于“应需”,是高中语文教学的指导性文件;后者规定高中语文“考什么,怎么考”,着眼于“应试”。因为这两份文件都是教育部组织研究、制订并发布的,在某种意义上体现着国家意志,必须认真加以贯彻落实。从本质上来说,高考是我国高等学校统一选拔录取合格新生的考试,但在我国目前的人材选拔机制下,高考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学教学的“指挥棒”。在高考已成为我国当今社会生活中的热点话题的大背景下,如果要求教师只顾课程标准而不顾《考试大纲》,既是不现实的,同时也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们认为,高中语文教学必须“教学考试两手抓”,而且“两手都要硬”,抓而不紧,等于不抓。前者要求高中语文教学“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后者根据考试选拔的特点和要求,把“语文素养”具体化为几种基本的语文能力,即现代文阅读能力、古代诗文阅读能力、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和写作能力。当然,书面考试总有局限性,有些语文素养,如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就无法用试卷来分级分等。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指出:“评价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促进学生语文素养的全面提高”“评价应以课程目标为基准,面向全体学生”“评价应充分发挥诊断、激励和发展的功能”“提倡评价主体多元化”“评价应注意必修课和选修课的联系与区别”“评价应根据不同的情况综合采用不同的方式”。
  素质教育是塑造品质、培养能力的教育,而应试教育是一种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教育。二者的根本区别,前者是“以人为本”,后者却是“以考为本”。“以考为本”必然是以牺牲学生身心健康为代价换取升学率,教学方式往往采取“满堂灌”+“题海战术”,结果必然导致摧残情感、伤害心灵、剥夺自信、磨灭个性,扼杀创造性。显然,素质教育虽然不以考试为目的,但并不排斥考试。相反,素质教育是能够包容并且需要有考试的教育。
  英国教育家威廉·亚瑟曾把教师的教学分为四个层次:平庸的教师只会叙述,照本宣科;较好的教师,能根据自己的理解给学生讲解;优秀的教师只给学生做示范,即叶圣陶先生所说的“课文无非是个例子”;伟大的教师则是启发,即“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让学生掌握语文学习的基本方法,养成自学语文的良好习惯,使他们自能阅读与写作。新课程提出了一个新的“教材观”,就是“用教材教语文,不是教语文教材”。教材不再像过去那样是“圣旨”,不能越雷池半步,而只是教学中的一种凭借、一个线索。教师完全可以根据教学的实际需要,对教材进行增删或整合。假如教师不具备这种能力,那就只好仍用“教语文教材”的方法,当然也可以二者兼顾。无论采用哪种方法,教师最好做到“三个吃透”:一是吃透新课程和课程标准的基本精神,二是吃透教科书的基本内容,三是吃透语文《考试大纲》的考查范围。这样,才能做到教学中有的放矢。
  二、研究新课程高考,明确语文考查范围
  
新课程《考试大纲》依据高中课程标准规定的必修课程中“阅读与鉴赏”、“表达与交流”两个目标的“语文1”至“语文5”五个模块,选修课程中“诗歌与散文”、“小说与戏剧”、“新闻与传记”、“语言文字应用”、“文化论著研读”五个系列,设计了必考内容和选考内容。“必考内容”包括“现代文阅读(阅读一般论述类文章)”、“古诗文阅读(阅读浅易的古代诗文)”、“语言文字运用(正确、熟练、有效地运用语言文字)”和“写作(能写论述类、实用类和文学类文章)”,“选考内容”包括“文学类文本阅读(阅读鉴赏中外文学作品,了解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等文学体裁的基本特征及主要表现手法)”和“实用类文本阅读(阅读评价中外实用类文本,了解传记、新闻、报告、科普文章等实用类文体的基本特征和主要表现手法)”。下面以2010年语文高考全国课标卷为例,对新课标卷的试卷结构及赋分情况加以具体说明:


第I卷  阅读题(70分)


甲  必考题


  第一大题,现代文阅读(9分)
  第二大题,古代诗文阅读(36分)
  (一)文言文阅读(19分)
  (二)古代诗歌阅读(11分)
  (三)名篇名句默写(6分)


乙  选考题


  第三大题,文学类文本阅读(25分)
  第四大题,实用类文本阅读(25分)


第II卷  表达题(80分)


  第五大题,语言文字应用(20分)
  第六大题,写作(60分)
  从以上试卷结构看,全国课标卷既保持了语文高考30年多来的优良传统,也吸取了近几年课程改革的新精神新成果,考虑到高中语文新课程开设大量选修课的教学实际。试卷坚持能力立意的考查导向,无论从考试内容的选择,还是试卷结构的安排,都注重继承与创新兼顾,突出了语文学科的特点。在必考与选考的安排上,较好地处理了选择性与基础性问题,把 “现代文(论述类文本)阅读”“古代诗文阅读”“语言文字运用”“写作”列为必考,只把“现代文(文学类文本)阅读”和“现代文(实用类文本)阅读”列为选考,优先保证语文高考的基础性,保护中学语文教学的基础性。应该说,这样的安排,有利于高等学校的招生选拔,也有利于促进新课改的中学语文教育。
  1.现代文阅读
  现代文本阅读,主要考查分析鉴赏能力。现代文本阅读板块,原高考第一个阅读文段常考科技说明文,课标卷改考论述文,也是社会现实的客观需要。第一大题为论述类文章阅读,重点考查考生理解文中重要概念和重要句子、筛选并整合文中信息的能力。原高考第二个阅读文段常考散文,课标卷改考小说和传记,即第三/四大题,第三大题为文学类文本阅读,第四大题为实用类文本阅读,要求考生从中只选择一大题做答。这两大题的的题型、命题思路及赋分完全相同。这就照应了课程标准“能阅读论述类、实用类、文学类等多种文本”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新高考出现了一种新题型,即探究题。高考试卷中设置探究题,是新课程高考最大的亮点之一,体现了高中新课程注重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基本理念。语文学科的探究题针对高中语文选修课程开设的实际,只在文学类文本和实用类文本中设置探究题,体现了教与考的统一。经过4年来的高考命题实践,探究题也在不断探索、逐步完善中。探究题不是简答题,它要求考生去探索,去论述。探究题没有唯一答案,考生只要从某一方面谈自己阅读体悟的,能够言之成理,就可酌情给分。“参考答案”往往提供几种观点,实际上也就是几个不同的答题方向,给考生答题提供了较大的发挥余地。“评分参考”中规定:“不要求面面俱到,只要能就以上任何一种观点或其他观点进行探究,即可根据观点是否明确、论述是否合理、理由是否充分酌情给分。”考生可以在所列出的几个方面任选一个作答,也可以在几个观点之外作答。
  2.古代诗文阅读
  古代诗文阅读包括“文言文阅读”“古代诗歌阅读”和“名篇名句默写”三部分内容。文言文阅读的语料一般选择较典范的文言作品,有一定的可读性,文字较为浅易,适合高中毕业生阅读。分别考查文言词语、信息筛选、概括分析和翻译。概括分析题首先将阅读材料的内容分为若干方面,然后选择较为重要的四方面内容作为切入点,以四个选项来对文意进行概括分析。文言文翻译以理解为基础,而理解又取决于对文中实词与虚词的理解。评分参考对译出全句大意与译出关键词语分别提出了要求,并各自赋予一定的分值。“大意”中包括对实词与虚词,特别是对虚词理解的要求;“关键词语”则侧重在对实词的理解。“古代诗歌阅读”分别考查理解概括作品内容、分析综合作品艺术手法及思想感情的能力。“名篇名句默写”,原高考有课内有课外,现为默写课程标准推荐的64篇诵读篇目(其中《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推荐的14篇,《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推荐的50篇)。 
  3.语言文字运用
  语言文字题既有选择题,也有表达题,主要考查学生的语言文字应用能力,如成语使用、辨析病句、连贯排序、补写语句、仿写修辞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部分原来有一道辨别错别字题,全国课标卷把它移到作文题来考查,将作文评分标准“每3个错别字扣1分”改为“每1个错别字扣1分”,从考识记能力层级上升到考表达应用能力层级,加大了考查力度,对学校教学和规范社会用字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4.写作
  新课标的作文命题沿用近几年的新材料作文。新材料作文坚持选材贴近时代、贴近社会生活、贴近学生的原则。由于新材料作文的题型是在高中语文新课程的背景下逐步推出并完善的,体现了新课程倡导的“多元文化”、“多元解读”、“个性化学习”等新的学习理念。新材料作文的命题往往在提供的材料上突显材料含意的多解性,使不同学习风格的考生在写作材料面前能够发现材料含意的多解性,进而冲破“千人一面”的习惯性思考方式,写出真实的自我。同时,新材料作文的丰富性又要求所选材料蕴含多个写作的方向,促进写作思维的多元化发展。因而更注重考生借助材料立意时表现在角度选择上的多样性和层级性。作为选拔性考试,作文材料必然要体现一定的区分度,要使作文材料不为难考生,又要使作文材料能区分考生的思维水平和表达能力。这种区分功能一般是隐含在材料提供的立意角度中的,排除文字表达的因素不论,单看选择的立意,其定向的准确度——至少不会超出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这是最低的层级;其次,对材料理解的深刻度——至少对材料整体有正确的定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揭示事物的因果关系。这是较高的层级。新材料作文题型正是利用提供多角度的选择来区分考生表达时的思维水平的。  
  三、人教版教材与高考的内在联系
  
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无论是必修模块还是选修模块,均着眼于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熟练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而教材相关内容的设计,注意与《考试大纲》的要求相契合。
  1. 现代文阅读
  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现代文阅读,坚持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教学与高考的统一。比如,必修1第一单元“情感与意象”第四单元“博观约取”,必修2第一单元“情趣与理趣”,必修4第三单元“理清思路”,必修5第四单元“概括与归纳”,以及选修课《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与《考试大纲》现代文阅读“筛选并整合文中的信息”、“分析文章结构,把握文章思路”、“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等要求相照应。
  2. 古代诗文阅读
  古代诗文阅读既要考查文言文的阅读能力,又考查文学鉴赏能力。人教版教材必修1第二单元“提要钩玄”、必修3第三单元“质疑解难”、必修4第四单元“知人论世”,必修5第二单元“披文入情”,以及《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先秦诸子选读》《中国文化经典论著研读》等选修课的设计,与《考试大纲》古代诗文阅读“筛选文中的信息”、“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评价文章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态度”等要求紧密联系。教材中文言诗文课文“研讨与练习”中,均设计有大量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以及翻译练习。必修5“梳理探究”“文言词语和句式”更是文言实词、虚词和文言句式的直接训练。
  3. 语言文字运用
  必修课教材中,对课文重要字词的注释,“研讨与练习”中的语言揣摩题、文笔精华品味题,均有助于学生对语言文字知识的积累。“梳理探究”专题的设计,尤其重视语言文字的积累与运用,如必修1“优美的汉字”“奇妙的对联”“新词新语与流行文化”,必修2“成语:中华文化的缩微景观”“修辞无处不在”,必修3“交际中的语言运用”,必修5“有趣的语言翻译”,都与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的培养息息相关。选修课《语言文字应用》,更是从汉语、语音、文字、词汇、语法、修辞等多个角度,给学生的语言知识及语言表达应用以多方面的练习。《演讲与辩论》《文章写作与修改》更是从语言运用的角度,给学生提供口语表达与书面表达的实际训练。
  4. 写作
  必修教材中的写作单元,必修1、必修2着眼于记叙、描写类文章的写作指导,必修3、必修4着眼于论述类文章的写作指导,必修5则按照高考作文“发展等级”中“深刻、丰富、有文彩、有创新”四个方面的要求进行设计,希望能对学生在必修阶段的写作训练进行归纳总结,便于他们的复习备考。《文章写作与修改》,则从“个性化写作”“材料的使用与处理”“认识的深化与成篇”“文章的修改与完善”几方面进一步提高学生对写作的认识,正确把握《考试大纲》中关于写作的基本要求。
  另外,为了帮助使用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师生更好地把握教材与高考的关系,进一步明确语文《考试大纲》的要求,我们组织编写了《胜券在握——新课标高考三轮复习用书》。该书以《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和新课程《考试大纲》为依据,以课改实验区高考方案和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为导向,引导学生从整体上把握教材的基本框架结构和主干知识,明确各单元的重点、难点与考点,理清考点与教材之间的内在关系,熟悉各种高考题型并有针对性地随堂训练,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参加新课程高考考生的要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