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高中课标必修阅读鉴赏:编辑意图与教学建议

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标教材(必修)阅读鉴赏:
编辑意图与教学建议 


顾之川


  阅读鉴赏是高中学生应掌握的一项重要的语文应用能力,也是高中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根据《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的规定,“高中语文课程应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高中生要“能阅读论述类、实用类、文学类等多种文本”。所以,“阅读鉴赏”仍是这套教科书的主要内容。
  一、选文
  
教材是语文教学主要的课程资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为语文教科书的课本。而语文教科书的编写,最主要的工作又莫过于选文。可以说,衡量一套语文教科书的编写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选文上。这取决于教科书编者的阅读视野和衡文眼光。叶圣陶说,语文教科书的选文“决不是捡到篮里就是菜”。
  1.选文标准:文质兼美
  人教版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的选文,一如既往,坚持文质兼美的选文标准。具体说来,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思想内容健康,富于文化内涵,努力体现多元文化价值;二是语言文字规范,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语文能力;三是适合教学, 既不能太难,又不能太容易,适合高中学生的年龄、心理特点及其语文学习基础。同时,考虑教学的实际需要,课文篇幅尽量做到长短适中。长篇作品一般要根据单元教学目标进行删节,如《离骚》《窦娥冤》《雷雨》等。短篇课文,要根据课时的需要适当合并,如《短新闻两篇》、《诗三首》、《杜甫诗三首》、《柳永词两首》、《短文三篇》等。另外,将课文分为精读和略读,精读课文每单元2篇,略读课文1~2篇,也是为了适合教学的考虑。
  2.选文理念:守正出新
  既注意保留我国高中语文教科书中的优秀传统篇目,同时又注意开发一些新的选文。所选课文以名家名篇为主,典范性与时代性兼顾。一方面,我们认为,传统篇目已为广大教师所熟悉,保留一定数量的传统篇目,有利于保持高中语文教学的连续性,也有利于减轻教师实施新课程中的备课负担。课程改革没有必要重起炉灶,完全推倒重来。如毛泽东的《沁园春  长沙》、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夏衍的《包身工》等,鲁迅的作品在5个必修模块(1.25学年)选了《记念刘和珍君》《祝福》《拿来主义》,与过去3学年6篇相比,比例略有增加。至于选修教科书、语文读本中所选的鲁迅作品,就更多了。另一方面,我们也注意开发一些新的选文,以体现教科书的时代特点。如反映神州五号上天的《飞向太空的航程》,反映香港回归祖国的《别了,“不列颠尼亚”》,等等。
  3.选文眼光:古今兼顾
  高中语文课程应该在九年义务教育语文学习的基础上,适当增加文化含量,弘扬和培育中华民族精神,使学生受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培养热爱祖国和中华文化的思想感情。同时,还要培养学生“阅读浅易文言文”,“诵读古代诗词和文言文,背诵一定数量的名篇”。因此,这套教科书中古诗文的选文,仍以传统的经典名家名篇为主,落实《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关于诵读篇目的建议”,同时也适当扩大选材范围,新选一些古代优秀作品。古诗文占课文总量的53%,比过去有所增加。在必修20个单元中,不仅有古代叙事散文、先秦及汉魏六朝诗歌、古代写景散文、唐诗、古代议论散文、宋词、古代人物传记、古代抒情散文共8个古代诗文单元,在小说和戏剧单元,还分别选有《林黛玉进贾府》、《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和《窦娥冤》。另外,还选了《中华文化精神》(袁行霈)、《说“木叶”》(林庚)、《谈中国诗》(钱钟书)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比较丰富集中的作品。
  4.选文角度:中外兼收
  语文教育的基本任务是培养学生的母语读写能力,表现在选文上,当然应以中国作品为主,但也要适当兼顾外国作品。过去的语文教科书,对于外国作品的选文,由于受阶级斗争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选文视野比较狭窄,要么是揭露、批判资本主义罪恶的,如《我的叔叔于勒》《项链》《欧也妮·葛朗台》等,要么就是描写无产阶级革命者的作品,如《海燕》《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课程标准提出高中语文课程“尊重和理解多元文化”的要求,在外国作品的选文上,一方面是注意选取不同风格、不同流派的作家作品,如《老人与海》(海明威)、《装在套子里的人》(契诃夫)、《哈姆莱特》(莎士比亚);另一方面,注意选取反映不同思想文化、不同学科理念的作品。如《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弗罗姆)、《热爱生命》(蒙田)、《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帕斯卡尔)、《信条》(富尔格姆)、《宇宙的边疆》(卡尔·萨根)、《一名物理学家的教育历程》(加来道雄)、《作为生物的社会》(刘易斯·托马斯)、《宇宙的未来》(史蒂芬·霍金)等。
  所选的课文,从文体上来说,既有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文学类文本,也有文艺学论文、自然科学论文、杂文随笔等论述类文本,还有新闻、报告文学、演讲、科学小品、传记等实用类文本。从时代来说,则涵盖了中国文学史从先秦、汉魏六朝、唐宋、元明清到现当代的名家名作。比如,属于古代的有《诗经》、《楚辞》、庄子、荀子、孟子,贾谊、王羲之、陶渊明,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韩愈、苏轼、王安石,关汉卿、曹雪芹等,属于现当代的则有鲁迅、巴金、梁实秋、沈从文、戴望舒、徐志摩、艾青、夏衍、朱自清、郁达夫、汪曾祺、梁思成、蔡元培、朱光潜、林庚、钱钟书等。 
  二、助读系统
  
助读系统包括“单元提示”、“注释”、“研讨与练习”、“补白”等,是教科书编者为适应教学的实际需要而设计的,这也是语文教科书与一般作品集、文章选本编辑旨趣不同的地方,从内容的选择、语言文字的表述,以及对学生的要求,均力求突出语文课程的特点,便于教师指导学生自学,有利于学生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掌握自学的方法,养成自学的习惯,不断提高独立学习与探究的能力。“研讨与练习”将在下文中专题论述,这里仅就“单元提示”、“注释”、“补白”加以说明。
  1.单元提示
  “单元提示”一般是简要说明本单元的编写意图、教学要求以及学习重点、难点与学习方法,如必修4第三单元:
  真正有思想深度的好文章,读来总是令人深思、使人清醒,感到增添了某种向上的力量。阅读这个单元的随笔、杂文等,就能感受到这种思想冲击的力量。
  阅读时不妨从文章结构入手,沿着作者的思路,看作者怎样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怎样把观点与材料紧密结合起来。对这些文章如果能从不同角度去思考、质疑或阐发,那我们也就接近或进入了更高的境界。
  需要指出的是,这部分内容在教师教学用书中还会有比较详细的教学提示与建议。
  2.注释
  给课文中某些词语作注是语文教科书编写中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语文教科书编写中最容易出错的一个环节。常见有关报刊上对语文教材的批评,不少都是针对课文注释的。哪些要注,哪些不需要注,怎么注,注到什么程度,怎样通过注释给学生最恰当的基础知识,启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方便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等等,是需要认真研究的,也最能体现一套语文教科书编写水平,是最见编者学术功力的。这是为课文作注不同于给一般读物作注的地方。一般读物的注释便于读者阅览即可,而课文的注释是为了辅助教学,要考虑教学的要求。对此,叶圣陶先生曾说过:
  凡教课之际宜令学生明晓者,注之务期简要明确。所注虽为一词一句,而必设想及于通篇,乃于学生读书为文之修习真有助益。尤须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学生所不易明晓者,必巧譬善喻,深入浅出,注而明之。必不宜含胡了之,以大致无误为满足。注若含胡了之,教师亦含胡了之,而欲求学生之真知灼见,诚为缘木求鱼矣。
  古代诗文的注释,牵涉到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语法学,以及天文、地理、哲学、历史、宗教、礼制等多方面知识,许多语言学家为此皓首穷经、潜心研究,仍有不少问题意见不一。课本的注释,最理想的境界是每一条注都准确、鲜明、通俗、简洁,但这往往很难做到。这是因为,语文教科书的编者不可能要求都是古汉语专家,而且即使是古汉语专家,在对某些词语的解释上也可能见仁见智,正如罗常培在他的《汉语音韵学导论》中说:“一得之愚,全在于取舍之间。”教科书的编者也只能尽可能吸收前人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尽量做到择善而从。人民教育出版社曾出版过一部《古代散文选》(上册出版于1962年、中册出版于1963年、下册出版于1981年),编者是隋树森、王泗原、张中行等先生。1990年代,张中行等先生编过一套高级中学选修课教材《文言文选读》,隋树森、王微、王泗原审定。人教版中学语文教材有关文言文的注释,多年来一直注意吸收这两部著作的研究成果。这套教科书的编写,一方面注意吸收已有的研究成果,多数沿用了过去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注释;另一方面,我们也请有关专家把关,如陆俭明、何九盈(北京大学)、王海棻(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都参与了审稿工作。
  当然,理想与现实总会有一定距离,正如人们常说“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那样。由于种种原因,这套教科书在注释方面仍有诸多遗憾。我们经常会收到一些读者来信,同时也注意搜集报刊上发表的有关商榷文章,并进行归纳整理,进行认真研究,以便能把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及时地吸收到教材中。
  3.补白
  利用课文后的空白,编入一些与课文有关的文字,以丰富教材内容,提供课文学习资源,是人教版语文教科书编写的传统之一。这套教科书在这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补白的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与课文作者有关的文字,以增加对作者的了解。或是作者的其他同类作品,供学生比较阅读,如《沁园春  长沙》后,增加了毛泽东的《采桑子  重阳》《七律  长征》《浪淘沙  北戴河》,《小狗包弟》课后增加了巴金的《日》片断;或是与课文作者相关的文字,以增加学生对作者的理解。如必修2《诗经》两首课后补充《毛诗序》和朱熹《诗集传》中的两段文字,《离骚》课后补充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刘熙载《艺概》和鲁迅《汉文学史纲要》中的几段文字,《赤壁赋》课后摘录《苏轼文集》中苏轼对自己文章风格的描述文字,《琵琶行》课后补充白居易《与元九书》中的一段文字,《师说》后补充韩愈论作文的几段文字;或者是对课文作者的介绍,如《张衡传》课后补充袁行霈《中国文学史》中对张衡的介绍,《归去来兮辞》课后补充萧统《陶渊明传》和《陶渊明集序》的文字。
  二是与课文内容有关的文字。或者是对课文的赏析或评论,如《大堰河——我的保姆》后,补充了张同吾《艾青的诗〈大堰河——我的保姆〉》片断,《过秦论》课后补充金圣叹评点《过秦论》的一段文字,《辛弃疾词两首》课后补充范开《稼轩词序》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的两段文字,《李清照词两首》课后补充王灼《碧鸡漫志》卷二、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后补充金圣叹的评点;或者介绍课文的写作背景,如《包身工》课后补充叶澜涛《〈包身工〉背后的故事》,《宇宙的边疆》后补充卡尔·萨根《宇宙》序言,《雷雨》课后补充曹禺《雷雨》序;或者是与课文所述内容相关,如《囚绿记》后补充杜甫《绝句漫兴九首(其一)》和刘禹锡《杨柳枝词(其一)》,《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课后补充爱因斯坦《论教育》中的一段文字,《拿来主义》后补充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中如何对待古代文化和外国文化的相关论述;有的则是外国作品的另一种译文,如《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课后所附译文。
  三是补充介绍与课文相关的知识。或者是对文中人物的介绍,如必修1《金岳霖先生》,补充介绍金岳霖和参读书目《金岳霖的回忆与回忆金岳霖》;或者是介绍与课文有关的知识,如《窦娥冤》课后介绍元杂剧的折、楔子和本。
  这些补白文字,作为对教材的有益补充,供学生自读,既有效地利用了资源,又有助于积累知识,培养学习语文的兴趣。
  三、教学建议
  
1.点拨启发,注重过程与方法。
  阅读鉴赏教学,要注意抓住阅读文本的重点,在学生自主阅读的基础上点拨启发,注重过程与方法,举一反三,让学生在实践中掌握阅读鉴赏的基本方法,养成阅读鉴赏的良好习惯。比如,学习新诗,重点把握歌的情感与意象;学习小说,重点把握小说的人物、环境、情节和语言;学习唐宋诗词,重在感受诗的感情,与作者产生共鸣;阅读科学小品,重在启迪想象和科学精神的培育;阅读中外戏剧作品,着重把握戏剧人物的性格与冲突;阅读社会科学论文和古代议论散文,重在理清文章思路,质疑解难,把握作者的观点。阅读人物传记,要注意知人论世,把人物放到特定的社会背景中去体会与理解。现代文和古代诗文的阅读鉴赏,既是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基本要求,同时也是《考试大纲》的主要考查项目,占全卷的大部分内容。 
  2.加强积累,培养语文能力。
  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是高中语文课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任务。不能因为新课程强调了人文性,就否定或削弱语文课的工具性,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审美与情感的感悟和熏陶上。要准确理解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关系,二者不是对立的,而是辩证统一、相辅相成的。教学中,要加强积累,包括语文基础知识的积累,名句名篇的积累,阅读鉴赏方法的积累、表达交流能力的积累等,教会学生掌握并熟练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这个最基本的交际工具,培养学生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语感。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地发挥语文课在育人上的功能,引导学生提高思想认识、道德修养、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培养学生的一定的审美能力和探究能力。提高人文素质,发展健康个性,形成健全人格。
  3.熟读成诵,提高古诗文教学效率。
  古代诗文作品的教学,应强调熟读、背诵。首先,课程标准有“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的要求,学生只有通过诵读课文,才能理解词句的含义和课文的思想内容,也助于理解并积累文言实词、虚词和文言句式,从而培养学生的文言语感。对课文涉及的重要作家作品知识和文学发展简况等知识,也需要引导学生通过阅读教材(包括《语文读本》),切实掌握。其次,这部分内容大多是千古传诵的名家名篇,无论是思想内容、感情因素,还是艺术技巧、语言形式,都具有典范性和代表性,要求学生熟读成诵,有助于加深学生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感性认识,增强民族自尊心和爱国情感。需要指出的是,文言文阅读能力的提高,最主要的是尽可能多地阅读文言文原文,教材提供了一些相关背景材料,但这决不能代替或冲淡教师的讲授和学生自己对课文的阅读。第三,语文高考《考试大纲》中有“默写常见的名篇名句”的要求,也需要对古诗文的重点篇目熟读成诵。

《人教高中课标必修阅读鉴赏:编辑意图与教学建议》有2个想法

  1. 读了顾老师的文章,受益匪浅。作为一名老师,不但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quote][b]以下为顾之川的回复:[/b]
    谢谢王春老师!我也经常读您的文章,获益良多。[/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