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高中语文课标(选修)编辑意图与教学建议(下)

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标教材(选修):
编写意图与教学建议(下)


顾之川


  (三)新闻与传记
  
《新闻阅读与实践》
  本课程为适应信息时代的需要,旨在通过与语文学习有紧密联系的新闻作品的阅读与实践,培养学生的初步传媒素养,提高他们对新闻作品的阅读、写作以及综合实践能力。这本教科书共分六章,分别是:新闻是什么?消息:带露珠的新闻,通讯:讲述新闻故事,特写:镜头式的新闻片断,新闻评论:媒体的观点,报告文学:交叉的新闻与文学。除第一章以知识讲解为主外,其余五章均包含“导引”“课文”“实践”三部分内容。在内容的安排上,注意从中外新闻史的角度,选取各类新闻体裁的报道形式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古今中外兼顾,理论与实践汇通,以开阔学生的新闻视野,提升其思维的敏锐性和判断力,增强社会责任感,树立在社会实践中学习语文、运用语文的意识。
  《中外传记作品选读》
  本课程着眼于励志教育,引导学生从中外杰出人物的事迹中汲取人生启迪和精神力量,初步了解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评价历史人物,同时激发对传记作品阅读鉴赏的兴趣,培养阅读鉴赏传记作品的能力,并尝试练习对传记人物的观察、描写与评述,提高他们的阅读与写作能力。
  这本教科书采用文选的形式,选收中外人物传记12篇,分精读、略读和课外阅读。其中“精读”6篇,分别是:“杜甫:‘万方多难’中成就的‘诗圣’”、“鲁迅:深刻与伟大的另一面是平和”、“毛泽东: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贝多芬:扼住生命的咽喉”、“达尔文:兴趣与恒心是科学发现的动力”、“马克思:献身于实现人类理想的社会”。 “略读”2篇,分别是:“沈从文:逆境也是生活的恩赐”、“杨振宁:合璧中西科学文化的骄子”。“课外阅读”2篇,分别是:“蒙哥马利:强者是不断挑战自己”、“比尔·盖茨:IT英雄的成功之道”。不同类型的课文,则配有不同的助读内容。比如:“精读”课文,每课包括“阅读提示”、选文、“思考与探究”、“拓展与实践”、“有关资料”,“略读”课文,每课则包括“阅读提示”、选文、“思考与探究”、“有关资料”,而“课外阅读”,只有“阅读提示”与“思考与探究”。
  (四)语言文字应用
  
《语言文字应用》
  本课程突出时代性、基础性和实用性,充分考虑学生已有的语言文字基础和社会需求,结合初中和高中必修课中已经出现的语言文字相关知识,力求用生动活泼的形式,全面展示语言文字应用的主要内容,学习汉语言文字的运用规范,语言力求通俗易懂,同时强调“动脑动手”,设计了一系列灵活多样的探究活动,以提高学生汉语言文字的应用能力。这本教科书共有6课,分别是:“走进汉语的世界”(汉语)、“千言万语总关‘音’”(语音)、“神奇的汉字”(文字)、“词语万花筒”(词汇)、“言之有‘理’”(语法)、“语言的艺术”(语言艺术)。每课分4节,每节包括“引子”、“课堂活动”、“工具箱(知识链接)”、“小试身手(思考与练习)” 等内容。
  《演讲与辩论》
  口语交际过去在语文教学中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其实口语交际能力是一个人语文素养的重要方面,更是其综合素质的自然体现。发言、演讲、讨论、辩论甚至清谈的过程,正是彼此思想的碰撞、视野的交汇以及趣味的融合,有助于锻炼表达能力和思辩能力,在当今时代显得尤其重要且必要。由于演讲与辩论的实践性非常强,必须通过实践才能逐步形成并提高,本课程试图搭建一个演讲与辩论的语文实践平台,通过观摩、感受并实际演练,分析研究演讲、辩论范例,从中获得经验教训等实践活动,提高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增长知识,开阔视野,陶冶情操,提高思想文化修养。
  这本教科书共分6个单元。其中4个演讲单元,学习重点分别为“演讲的基本素养”、“主题深刻和逻辑严密”、“讲究语言艺术”、“要有针对性”。两个辩论单元,学习重点分别为“辩论的基本素养”和“辩论的逻辑规律和策略”。每个单元由“范例学习”、“相关链接”和“综合实践”等内容组成。演讲与辩论的范例强调具有一定代表性,既有古代的,如《孟子·齐桓晋文之事》,又有近现代的,如胡适、蔡元培、鲁迅、陶行知等,当代的,如景克宁、贺红的,还有外国的,如柏拉图、赫胥黎、林肯、雨果等。
  《文章写作与修改》
  写作能力是一个人语文素养的集中体现,所以写作历来是高中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之一,写作训练也贯穿于整个高中语文教学之中。尽管其他选修课也注重表达交流的训练,但毕竟是以阅读鉴赏为主的,本课程却是以培养学生的文章写作与修改能力为主,当然是在他们已有写作基础上的巩固、梳理与提高。由于写作活动具有很强的实践性,本课程的设计,以写作过程为中心,揭示中学生写作的内在规律,注重具体的操作要领,同时注意写作知识的实用性和写作指导方法的灵活性。注重写作过程,引导学生自主写作,在写作实践中提高写作能力。
  这本教科书共4章,分别是:“写作的多样性与独特性”、“材料的选择与使用”、“作文的运思与谋篇”、“文章修改与完善”。每一章包括“话题探究”、“知识导引”、“例文借鉴”、“写作实践”等内容。例文尽量用中学生作文或同等水平的文章,以消除教科书与学生的距离,增加亲近感。“写作实践”所设计的题目,注意贴近时代、贴近社会、贴近学生,以增加题目的实用性和可操作性。
  (五)文化论著研读
  
《先秦诸子选读》
  先秦诸子是中国文化之根。本课程旨在通过对先秦诸子论著的学习,提高学生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增强对中华民族精神的认同感,培养对传统优秀典籍的热爱;同时,进一步发展学生文言文的阅读能力以及对中国古代散文作品的鉴赏能力。这本教科书除“概说”对先秦诸子的主要思想观点及先秦议论文的艺术魅力加以总述外,共7个单元,分别研读《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墨子》《韩非子》。单元前有“单元说明”,概括介绍所读典籍的基本情况。每一节又有“引入话题”、“阅读选文”、“思考与练习”、“相关链接” 四部分内容。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相关链接”并非延伸阅读的文献资料,“补白”选取一些名家对所读典籍的评论,以引导深入研读作品。
  《中国文化经典研读》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作为文明载体的中国文化经典构成了一座神圣而丰厚的思想宝库,也是增进民族凝聚力、树立民族自信心的巨大精神源泉。本课程试图引导学生较为系统地接触中国文化经典论著,初步了解中国文化的基本内涵,全面认识和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增长见识、开启智慧、陶冶身心、涵养德行、砥砺人格。在篇目选择与学习要求上,又注意突出语文课的特点,力图进一步巩固此前所学文言文的知识,培养文言语感,并能有所发展。这本教科书共十个单元,除第一单元“入门四问”概述中国古代文化经典的基本情况外,分别从以下九个方面介绍了中国文化经典:“儒道互补”(哲学)、“春秋笔法”(历史)、“修齐治平”(道德)、“佛理禅趣”(佛学)、“盛世箴言”(政治)、“天理人欲”(理学)、“科学之光”(科学)、“经世致用”(学术)、“人文心声”(文学)。每个单元包括“单元提示”、“经典原文”、“相关读物”、“阅读指南”、“思考·讨论·练习”、“大视野”和“知识链接” 等内容。值得注意的是, 在“阅读指南”和“大视野”里,编者特别强调“融汇古今”,古为今用,即揭示出中国文化经典在今天的现实意义。
  《中国民俗文化》
  本课程通过阅读与民俗文化有关的作品和探究活动,引导学生结合所在地区地方文化的特点和生活实际学习语文、运用语文,在提高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能力的同时,对我国各地一些重要民俗现象和民族文化,具有更深入的理解和感受,增强学生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培育民族精神和民族意识。这本教科书共分七个单元,分别是:“年节风俗”、“衣食住行”、“百工百业”、“红白喜事”、“社交礼仪”、“信仰禁忌”、“神话歌谣”。每个单元包括“单元说明”、“课文”、“梳理探究”和“相关链接”等内容。
  二、教学建议
  在这次课改之前,选修课只是在部分地区的部分学校开设,基本上是在一些重点中学或教育比较发达地区的学校,如北京、上海、江苏等地一些中学先后开设过选修课。1991年,为配合1990年国家教委颁布的《现行普通高中教学计划的调整意见》,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二室编辑了一套高级中学选修课教材《文言文选读》(两册),张中行主编,第一册供高中前两个年级选用,第二册供高中三年级选用。同时,为配合1990年的高中教学计划调整意见,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编辑室与江苏省教研室合作开发过一套“高级中学语文选修课本”,第一批出版了《中国古代文学名著欣赏》、《外国文学名著欣赏》、《现代文阅读》、《语言表达》4册,第二批出版了《中国文化常识》、《口语交际》、《科学小论文写作》、《逻辑入门》、《学习心理与学习方法》5册,均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2003年秋,广州、天津、重庆、南京、长春、武汉和成都七个城市合作编写了高中选修课教材《交谈·演讲·辩论》《解读与赏析》《实用文写作》《文言文拓展阅读(文化篇)》共四个品种,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在七市以及全国十多个省市联合推行使用。
  也有部分教师曾经尝试过选修课的探索,基本上是专题讲座的性质。如章熊1980年代就曾在北大附中开设“小论文写作”“当代文艺讲座”,程翔在北京大学附中开设过《成语与中国文化》,邓彤在安徽宣城一中开设过《〈红楼梦〉选读》,也有大学教授到中学开选修课的,如北京大学钱理群先生就在南京师大附中、北大附中、北师大实验中学等校开设过《鲁迅作品选读》,等等。
  开设选修课是这次高中新课程的最大亮点,选修课的实施也成为这次高中新课程的最大难点。新课程要求在高中全面开设选修课程,对于大多数学校和教师来说是个挑战,难度很大,甚至可以说是举步维艰。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高中开设选修课,体现了时代发展、社会进步对当今人才培养的需要,反映了国家对高中课程内容改革的基本要求,尽管课程改革方案并非十全十美,但毕竟提出了一种新的课程理念、教学目标、教学思路,有利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必须坚持改革。其次,对于选修课教学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我们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尊重实际,实事求是,既要尽量落实《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教学目标,又要考虑学生面临高考的实际,最大限度地发挥高中选修课的优势,为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服务。
  一、尊重实际,量力而行
  教育部制订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着眼于与国际教育的接轨,体现了这次我国高中课程改革的基本精神,描绘了我国未来高中语文教育的宏伟蓝图,强调时代性、基础性、选择性,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具有宏观性、前赡性、甚至超前性。教科书的编写,当然要贯彻这些基本精神和指导思想,照顾到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不同情况。但是,由于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带来各地在文化教育上的不平衡,包括教育资源、师资队伍、社会心理以及对语文教育的期待等等,各地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无视这种差异,容易导致教条主义和形而上学。各地区、各学校在选修课教学中,要在吃透课程改革精神的基础上,要充分尊重本地、本校的实际,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这个“实际”,既指教师的实际,也指学生的实际。每个教师的专业基础、教学风格、教学经验不同,选修课程的安排要尊重这个实际。学生的学习兴趣、未来发展方向不同,对选修课程的期待和要求也不一样,也应予以充分尊重。
  二、分清层次,突出重点
  选修课教科书按《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规定的五个系列编写,共15册,体现了高中语文新课程的“选择性”要求,是供学生和教师有选择地教学的,决不是要求每一个学生每一个模块都要学,也不是要求每个教师每一个模块都要教。这就像吃自助餐,厨师做出来的品种可能有数十种,但具体到每一位就餐者,只要选择其中的几种就够了,完全可以也应该“各取所需”。考虑到教学上的方便和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我们把15种选修课区分为两个层次,其中6种加★号的为重点推荐的选修课,其余10种为一般选修课。6种重点推荐的选修课,更有利于落实高中语文教学目标,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也有利于学生的复习备考。从近几年各实验区的实际情况看,这6种选修课也是选用较多的。这并不是说其他选修课就不重要,比如《新闻阅读与实践》《中外传记作品选读》是实用类作品,而“实用类文本阅读”也被《考试大纲》列为选考的内容之一。
  三、既重衔接,又重区别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指出:“高中语文选修课程是在必修课程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因此,选修课的教学既要注意与必修课的衔接,又要注意与必修课的区别。
首先,要注意选修课与必修课的衔接,尽管多数学校把选修课安排在必修课之后进行,也有的学校把选修课和必修课穿插进行。不管怎么安排,教师应有意识地随时联系必修课所学内容。必修课里的涉及到的内容,可视为给选修课作铺垫、开个头,所习得的方法、能力、习惯、兴趣等应该保留并迁移至选修课中来,并更加有所发挥、发展。
  其次,既然选修课是“在必修课程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应有比必修课更高的要求。比如,《外国小说欣赏》,除了主要学习外国小说作品外,还学习欣赏方法,甚至进行作家诗人的个案研究,或同类风格的作品研究,或不同风格作品的研究,注意各种“比较阅读”“比较探究”。再如,《语言文字应用》则要注意知识和能力的整合、过程和方法的整合。教师应具备更加丰厚的专业知识和更加良好的语言文学感悟力,学生应有更加开阔的视野,有更加浓厚的学习兴趣。
  四、注重基础,培养能力
  新课程区分了必修和选修,有的老师就以为必修课注重给学生打下“共同基础”,选修课注重“多样选择”,主要是为培养学生的个性和特长服务的,选修课就不需要重视打基础了,这是对新课程的一种误解。“基础性”应该是贯穿到整个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的,高中仍是基础教育的一个阶段,仍应重视基础知识的学习和基本能力的培养。
  基础性与选择性相结合的要义,一是在达到共同性目标的基础上,鼓励学生有个性的发展,探究他们各自感兴趣的方面;二是在达到基本的理解和操作实践的前提下,鼓励学生有个性有创意的表达,不求答案、结果的完全一致;三是每个学生都调动起来,都得到充分、良好的发展和表达的机会。当然,这是理想化的目标,但也是我们的教学应追求的方向。为此,老师们要适应新的教学形势,不再以自己或以教科书和参考书为唯一的权威,也不再以众口一词、齐声说好为“圆满”,在不违反大的原则的基础上,允许有学生“不同声音”,甚至鼓励学生之间有争议。比如,文学类选修课,可以鼓励学生用不同的方式方法进入文本的鉴赏,如知人论世法,唯文本法,比较鉴赏法,等等。


  参考文献
  温儒敏《关于选修课开设的调查与思考——读《普通高中语文选修课自助餐式教学实验60法》,《语文建设》2010年第9期

《人教高中语文课标(选修)编辑意图与教学建议(下)》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