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语表达是一种重要的语文能力

口语表达是一种重要的语文能力


顾之川


  中华民族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注重内敛、不事张扬的民族。《论语》说“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 《老子》说“大道无言,上善若水。”即使以能言善辩著称的孟子,也说“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他只不过是在不得已的时候才与人辩论。白居易《琵琶行》“此时无声胜有声”本来是形容琵琶女的演技,也常被用作交际场合。写文章则推崇“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司空图《诗品·含蓄》)。至于常言俗语就更多了。如:尽在不言中;沉默是金;说得好,不如干得好;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咬人的蚊子不叫,嗡嗡叫的蚊子不咬人,等等。人们称赞一个人有才,往往会说他“内秀”。相反,一个人如果夸夸其谈、能言善辩,往往与华而不实、言不及义、飞短流长、巧言令色、坐而论道、大言欺世等等联系起来。如果竟要谈论政治问题,那更不得了,轻者说你是张仪、苏秦之流,凭“三寸不烂之舌”,重者甚至说你“清谈误国”!这固然有“言多必失”、怕出错儿、怕露怯的担忧,同时也反映了注重“内省”、躬行实践、谨言慎行的民族性格与民族心理有关。问题是,你不说别人不知道你怎么办?没关系,“酒好不怕巷子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衡量一个人是否有才,人们更看重他在书面语表达方面的功夫,即写作能力,所谓才高八斗、文思飞扬、文不加点、激扬文字,都是要靠文字功夫来展现的。曹丕说:“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典论·论文》) 白纸黑字写出来的东西最可信,也最实在。对作者而言,写作时可以深思熟虑、布局谋篇、修改润色、反复斟酌,从容不迫,不易出错。而口语交际则不然,因为声音转瞬即逝,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句话说错,覆水难收,只能边想边说,即使有“腹稿”,也不像写作时那样从容。这恐怕也是造成我国古代文言文高度发达,而口语交际相对薄弱的原因之一。现在也有领导干部,在向下属布置工作时,宁愿发短信,也不愿意打电话。我想,恐怕除了性格因素,更多的也是为了稳妥起见吧?
  西方国家则完全不同。他们有着浓厚的演讲与辩论氛围,特别注重口语表达,而且动辄辩论一番。从人际交往、宗教活动,到大型集会、学术交流,更多的是靠口语而非书面语。特别是一些国家的选举,小到社团,大到州长、总统,都要靠演讲与辩论。一个人一旦决定参加某个职位的竞选,必须首先发表竞选演说,把自己的施政纲领公之于众。如果有多人竞争,你也演讲,我也演讲,选民到底听谁的呢?那就必须辩论。往往是越到后来,辩论越激烈,甚至是唇枪舌剑。作为一个选民来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何方人圣啊?要我把选票投给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候选人只有靠自己的雄辩滔滔与从容自信,才能征服选民,达到目的。这在客观上促进了西方国家普遍注重演讲与辩论,人们的口语交际能力相对比较发达。
  现在,我们已进入一个信息发达、知识爆炸的时代。信息的生成与传播日益迅速,人际交往愈加频繁。过去我们与别人联系,沟通感情,往往是写信、发电报。现在只要一拨通电话,马上可以随时交流。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具有较强的写作能力,最好是下笔千言、倚马可待,还要有较强的口语表达能力,最好能做到能言善辩、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如果一时做不到,最起码也要能把自己的意思说清楚,让别人明白你在想什么,否则就无法交流。语文教育一直强调读、写、听、说,“口语交际”也曾被列为中小学语文教学的重要目标之一。但是,由于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长期以来,我们的语文考试,包括中考、高考,只考识字写字、阅读、写作等能力,很少考查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这在客观上导致口语交际教学不受重视,教学大纲和教科书中有关口语交际的内容形同虚设。人们普遍重视书面表达,忽视轻口语表达。由于学生缺乏基本的口语交际训练,有的甚至出了大学校门,也不会“推销”自己,不知道如何展示自己的特长,不会与人打交道,特别是羞于与陌生人打交道。所谓“茶壶里煮饺子,肚里有倒不出来”。你说你“内秀”,肚里有货,但是这“茶壶里的饺子”,别人既看不到,更吃不到,只好任其烂在壶里。
  可喜的是,随着语文新课程的逐步深入,这种状况正在改变。课程标准把“口语交际”能力的培养,作为中小学语文教学的重要任务之一。在教学理念上,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教科书设计了不少综合性学习、研究性学习,以及梳理探究的内容。不少老师在课堂教学中注重口语交际训练,有的利用教科书资源,开展朗诵、演讲、讨论、辩论、访谈等训练;有的开展“课前三分钟口语”,让学生即席演讲;有的举办诗歌朗诵会、演讲会、辩论会、戏剧表演等综合性语文活动;有的开设口语交际、演讲与辩论等选修课。不少学校结合校园文化建设,开展文学社团、办广播站(招聘小记者、小主持人),模拟法庭等活动。不少地方的语文中考或中小学生语文能力竞赛,也开始把口语交际列为考查项目。高考的“指挥棒”也在发挥作用。不少具有自主招生权的高校,如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录取新生时,除笔试外,还有面试。香港各高校在录取新生时也普遍增加面试。面试最能考查考生的综合分析能力、言语表达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比如香港大学的面试题目就非常宽泛新颖:你怎么看中国的腐败问题?你怎样看中国的应试教育?你怎样看未婚同居现象?如果你跟胡锦涛总书记见面,你会跟他讲什么?北京2008年举办奥运会的利与弊,为什么中国的电影不如好莱坞的?你怎么看中国内地的股票热,建“鸟巢”是不是太浪费材料?赌博是否应该在中国推广?星巴克该不该进故宫?你对油价上涨有什么看法?该不该在活的动物身上做实验?急诊室收费能不能解决滥用急诊服务的问题?等等。至于评判标准,也不看考生说的答案是否正确,而是看你具体说了什么,是怎样表述你的观点的,从中看出一名考生是否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是否有创造性。显然,这种面试,靠应试教育那一套死记硬背、“题海战术”,是无法得高分的。
  总之,一个人的口语交际能力,既是其语文能力的重要方面,更是其综合素质的自然体现。因为在言谈话语中,不仅有自己的主张与见解,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更有心与心的交流,有真诚、有自信。讨论、辩论甚至清谈的过程,正是参与交流各方思路的碰撞、视野的交汇以及趣味的融合,极有助于培养一个人的思辨能力,在当今时代显得尤其重要且必要。这种能力的培养,语文教学责无旁贷,而且要“从娃娃抓起”。

《口语表达是一种重要的语文能力》有6个想法

  1. 顾先生好!我坚持口试已经第九年了。收获很大。最近有多篇关于正在口试的随笔贴子我的博客上,欢迎您指导!“带露梅花爱语文”的博客地址:http://liuyongmei.blog.zhyww.cn/index.html

  2. 口语表达比书面表达有用的多,我们的阅读教学纯属子虚乌有,没有任何理论依据,没有一点效果,更没有一点用处。有哪一个语文名师能拿出阅读教学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效果的证据来呢?

  3. 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这种认识,包括广大教师,甚至语文教师。有专家学者还在鼓吹,写得一手好文章是一个人的美德!呜呼哀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