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典》与语文教学

《现代汉语词典》与语文教学


 


  《现代汉语词典》作为一部记录普通话语汇的中型词典,在语文教育工作者眼里,已经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词典,而更像是一位慈眉善目、亲切和蔼的老师。因为她不仅权威、准确、规范、实用,而且一册在手,她就可以常伴左右,诲人不倦。学生在学习语文时,语文老师在备课时,其他语文教育工作者在实际工作中,都可以随时随地向这位无言的老师请教。据说,全国语文高考试卷在命题的过程中,命题专家也是拿《现代汉语词典》作为现代汉语字形、字音、和词义的标准的。但是,新词新语大量涌现,需要权威工具书做出明确的解释;有的词语的某些义项,在语言实践中发生了变化,词典也应该有所反映。《现代汉语词典》有必要不断地修订、完善,也要“与时俱进”,才能适应读者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说,修订出版《现代汉语词典》既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语言本身健康发展的需要。
  目前,我国基础教育正在进行新一轮课程改革,教育部先后颁布了《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这两个课程标准对“语文”都有着明确的定位:“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语文教学的任务,就是要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这个“语文素养”,既包括语文知识的学习、语文运用能力和语感的培养,也包括文学鉴赏、文化品位、人文素养的熏陶和感染。在语文教育界,大家始终认为,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是中小学语文教学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任务,也就是要教会学生认准字形,读准字音,正确使用词语(包括成语)。在语文教学中,老师和同学常常碰到这种情况:有些多音多义字的读音不好掌握,有些异形词到底应该以哪一个为标准,某个词语在报刊上出现了一种新的用法,到底是不是规范用法?查有关辞书,却发现不同的工具书与标准之间有“打架”的现象,互相矛盾,感到不知所措,难定取舍,因而左右为难。记得在1996年《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以前,重庆江津市一所小学在语文考试中,因为考了“自作自受”的读音,而当时的《现代汉语词典》和国家语委颁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不一致,就被学生家长联名告上了法庭。再如,2004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中,就有一道考查错别字的题目,让考生分辨四组词语中没有错别字的一项,其中列有“毛骨耸然”、“天随人愿”,命题时就是以《现代汉语词典》作为标准的,即应该写作“毛骨悚然”“天遂人愿”。但是考后这道题目在社会上曾引起了一些争议,因为有人发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某些成语词典、辞书中也有写作“毛骨耸然”“天随人愿”的。
  我们常说,高考是中学教学的“指挥棒”,高考改革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要有助于中学实施素质教育。在我国目前的社会大环境下,高考的这种“指挥棒”作用将是一个长期的客观存在。而在全国统一的语文高考《考试大纲》中,“语言知识和语言表达”是一个重要的考查项目,要求考生“能识记基本的语言知识,掌握一定的语言表达技能”,内容包括识记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字音、识记现代汉字的字形、正确使用标点符号、正确使用词语(包括成语)、辨析并修改病句等。这对中小学语文教学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而《现代汉语词典》在各类考试中的规范作用更是显而易见的。
  中小学语文教学和语文高考,都需要语言学家的关心、指导和帮助。当前尤其需要把相关的语言规范,吸收到语文工具书中,成为指导中小学语文教学的标准。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的问世,必将有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更好地学习祖国的汉语言文字,提高语文素养,也必将更有力地促进我国中小学语文教育事业向前的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