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经典教育的现状与思考

中小学经典教育的现状与思考


顾之川


  按照工具书的解释,经典是指“传统的具有权威性的著作”,“名著”是指“有价值的出名著作。”(《现代汉语词典》)经典名著不仅有古代的,也应该包括现代的和外国的,但这里所说的“经典”,特指中国古代经典。在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产生了无数经典作品。内容包罗万象,体裁多种多样,这些作品被国人一代一代传承,滋养了无数华夏儿女,成为中华文化一道亮丽的风景。对于中小学语文教育来说,所谓经典教育更多地侧重于古代文学经典和部分文化经典的教学。
  一、我国不同时期中学语文教材中古代诗文编选情况
  在我国中小学语文教材中,古代诗文作品的选文是由多到少。在1949年以前的课本中,古代作品的编选有两个特点:一是数量多,最多时有700多篇,一般也在400篇左右;二是文章选得也比较深,如《国文教本评注》选了《周易》《尚书》,《复兴高中国文》选了《离骚》《大学》《中庸》的全文。1949年以后,古代作品总的来看是逐渐减少,所幸虽几经反复,但从未间断(见表1)。近年来,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古代作品在中小学教科书的比例有所增加。目前,初中教科书中古代作品的比例约占33%,高中约占45%。
  1999年,教育部开始启动我国中小学第八次课程改革。这次课程改革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对当时正在使用的中小学各科教学大纲和教科书进行修订。2000年,教育部颁布了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的语文教学大纲,规定了“古诗文背诵篇目”,如表2所示。


  本文在“首届中华诵·经典教育论坛暨建国六十周年经典教育研讨会(2009年10月,北京)”发言稿的基础上修改而成。


  表1:我国中学语文教科书中古代诗文编选情况统计表




































































































时期


书名


总册数


总课数


古诗文篇数


百分比


清末


1908年版中学国文教科书(吴曾祺编)


5


701


701


100%


北洋政府时期


1915年版新制国文教本评注(谢无量编)


4


321


321


100%


1924年版初中国语教科书(叶绍钧等编)


6


260


165


635%


国民政府时期


1933年版复兴初、高中国文(傅东华编)


12


469


332


708%


1936年版新编初、高中国文(宋文翰编)


12


508


369


727%


 


 


1949




1952年版


12


239


32


134%


1958年版


12


156


16


102%


1960年版


12


300


85


283%


1963年版


12


360


152


422%


1978年版


10


248


54


217%


1980年版


10


274


77


281%


1986年版


12


192


59


307%


1990年版


12


170


51


30%


2000年版


12


333


124


372%


  表2:2000年版语文教学大纲规定背诵的古诗文 























 


小学


初中


高中


合计


古诗词(首)


80


50


50


180


古文(篇/段)


 


20


20


40


   二、经典教育的现状
    (一)中小学语文课程教材中的古诗文
制订新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编写新的中小学教科书。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和人教版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中的古诗文如表3所示。
  表3:人教版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中的古诗文



 
   (二)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中的经典教育
  教育部制订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指导纲要》指出:建立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管理体制。在新课程的实施过程中,不少地方把经典教育列为地方课程。如山东省曲阜市专门成立“国学经典诵读工程委员会”,全面启动“国学经典诵读工程”,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进班级、进课堂、进学生心中,编写了《中华古诗文经典读本》, 在全市中小学开展了“国学经典诵读”活动。四川省成都市也制订了《国学实施纲要》,开展中小学生国学经典诵读活动。有的学校把经典教育纳入校本课程。如浙江省台州泽国中学开展了“读国学经典,育道德人才”主题教育活动,安徽省宿州市三铺中学编写了“国学经典读本”的校本教材,等等。
  (三)语文考试中的古诗文
  在语文的中考、高考中,古代作品是重要的考查内容。教育部考试中心制订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语文》规定:“阅读浅易的古代诗文。”古代诗文的考查,有识记、理解、分析综合、鉴赏评价等,比如,属于“识记”的有“默写常见的名句名篇”;属于“理解”的有“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含义,理解常见文言虚词在文中的意义和用法,理解与现代汉语不同的句式和用法”“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属于“分析综合”的有:“筛选文中的信息”,“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属于“鉴赏评价”的有:“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评价文章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态度”,等等。这里,以2009年全国语文高考试卷为例,说明古诗文在高考中所占的比例和大致情况。
  表4:2009年全国语文高考试卷中的古诗文



  在各地的中考语文试题中,古代诗文的考查与高考基本相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重点高校自主招生的语文考试中,古代诗文的考查也是重要内容之一。如2009年北京大学自主招生语文试题,不仅有传统的对对子,要求为“博雅塔前人博雅(博雅塔为北大一风景)对出下联,另有一道古文翻译题,在作文题中也有对考生古诗文素养的要求:“有腐败分子认为:腐败,是一种人人难免的‘普遍本性’,它有助于刺激消费、增进感情,有利于经济增长,无害于和谐社会。请你写一篇文章,驳斥‘腐败无害论’的观点,要求至少有5处正确引用古诗文,题目自拟,800字左右。”在高考为中小学教学“指挥棒”的现实背景下,这种导向无疑会对古诗文的学习发挥积极的影响。
  (四)经典教育的外部环境
  1.政府相关部门的积极引导
  教育部把“开展中华经典诵读活动”列入2009年工作要点。国家语委与有关部门合作举办“中华经典诵读大赛”,举办以传统节日为主题的中华经典诵读晚会,开展中华诵读进校园以及“中华诵”夏令营等活动,都为经典教育营造了一种社会氛围。
  2.新闻传媒业的强势介入
  自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以来,于丹、易中天、王立群、鲍鹏山等高校教师对古代经典的讲解,推动了全社会对中国传统经典作品的关注,形成“国学热”。报刊、图书发表或出版大量普及传统文化的文章或书籍。国学网、中国国学网、中华国学网、中华诵读网、儿童经典教育网等网站也在积极致力于经典文化的传播。
  3.社会力量的大力推动
  近年来,随着“国学热”的持续升温,校外文化教育机构也纷纷开展课外经典诵读活动,或开办“少儿读经班”、“中华文化经典诵读班”,或编写经典诵读教材,如,四海教育四海传播的“少儿经典诵读工程”,旭日弘文国际教育集团出版了刘锡庆教授主编的“中国传统文化经典:弘慧诵读本”,等等。
  三、关于经典教育的几点思考
  
(一)关于“国学热”
  1.民族自信力的增强需要传统文化的复兴。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逐步增强,拉近了中国与国际社会的联系。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是“千万里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变成了主题歌中所唱的“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为梦想,千里行,相会在北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国学热”提供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2.“汉语的国际推广”催生了传统文化的复兴
  目前,我国政府在大力开展“汉语的国际推广”工作。截止到2009年,已在81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327所孔子学院。孔子学院不仅是向世人推广汉语,更是推广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中华文化自身的魅力,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彼此尊重,沟通交流,了解差异,合作共赢,有助于建立和谐、文明的国际新秩序。这也在客观上促进了“国学热”的形成。
  (二)加强中小学古诗文教学
  1.应大力提倡和鼓励青少年尽可能多地熟读、背诵一些中国文学史上的优秀诗文名篇。培养名句名篇的识记能力、古诗词鉴赏能力,以及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是中小学古诗文教学的重要内容,也是语文教育的基本任务,也有利于提高中小学生的审美情趣、文学素养和文化品位,给学生打下一个“精神的底子”。
  2.在小学阶段的语文教科书中,还可以适当增加古代诗词的内容。小学阶段正是一个人记忆的黄金时期,可以在现有的基础上,适当增加经典作品的背诵。当然,经书中往往精华与糟粕并存。对于中小学生来说,由于他们缺乏分辨与选择的能力,对选哪些作品,学习到什么程度等,都要进行认真研究。
  3.有必要建立在中小学开展经典教育的科学机制。一方面,在小学、初中、高中不同的学段,古诗文的教学应该循序渐进,充分关注不同年龄段学生的生理、心理特点,不可一味地拔高。另一方面,更不能以经典教育代替基础教育,上海取缔“孟母堂”就是证明。
  (三)加强交流与沟通
  1.在目前经典教育得到全社会认同的形势下,有必要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团结全国各地(包括香港、澳门、台湾)从事经典教育的同仁,定期召开学术研讨会,交流经验,探索经典教育的方法和途径。
  2.争取与国外相关机构的交流与沟通。在当今这个多元化时代,文化的交流不应该是单向的,应该是双向、甚至多向的,有必要吸收“汉字文化圈”更多的同行参加,如日本、韩国、朝鲜、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的专家学者。
  3.建立定期的信息交流制度。比如,可以开展网络、图书报刊的交流互换,也可以组织一些有影响的交流活动,这些活动可以是研究者之间的,也可以是教师之间的,还可以是中小学学生之间的交流互动。
  只要我们携起手来,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经典教育在培育一代新人、弘扬民族精神、增强国家“软实力”方面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中华文化必将有一个充满希望的美好未来!
  参考文献
  
课程教材研究所编《20世纪中国中小学课程标准教学大纲汇编  语文卷》,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编辑室编《中学语文教材研究资料》下册,油印本
  刘国正主编《叶圣陶教育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
  朱绍禹等主编《国际中小学课程教材比较研究丛书·本国语文卷》,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顾之川,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课程教材研究所研究员,兼任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主要从事中学语文教材编写和语文教育、汉语言文字研究,曾主持编写人教版多套初中、高中语文教科书,有多部论著出版。

《中小学经典教育的现状与思考》有7个想法

  1. 没有学过怎知糟粕在何处呢?
    [quote][b]以下为顾之川的回复:[/b]
    所以刚开始时需要老师的引领啊!随着学生阅历的逐渐扩大,相信他们会有自己的辨别能力的。[/quote]

  2. 人教版教材以及教学用书有几处纰漏:
    教学用书第四册:在162页选举例文2(1992年高考题)“邵三泉《墨竹》”而在例文3有说“邵二泉”不知是“二”还“三”
    必修2教材:在56 页“表达交流”部分“写作练习”第五题,以磨难为话题中的“磨难”应该加引号。谢谢
    希望顾先生给答复[quote][b]以下为顾之川的回复:[/b]
    像这类错误很多,正是需要改进的地方。[/quote]

  3. 顾先生:
    希望您多关注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新课改,并多给予帮助,能使民族地区走出一条特色的课改路。谢谢[quote][b]以下为顾之川的回复:[/b]
    我在西北工作过,对那里充满感情。前几年我们组织过去甘肃天水、临洮义务支教,曾路过临夏。[/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