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作文》卷首语

《快乐作文》(初中版)卷首语   


顾之川  


  《快乐作文》(初中版)即将面世,首先我要衷心祝贺这份初中生作文刊物的新生。
  作文如何才能让学生感到快乐,而不是一件苦差事,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我看来,要想学生乐于作文,激发兴趣最为重要。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相对于阅读鉴赏,作文更需要教师因势利导,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充分调动起学生写的欲望,激发其写的热情和兴趣。其次,初中生刚从小学升入中学,一开始不必要求过高,尽可能地让他们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设任何框框,没有任何限制,只要他们肯动笔,愿意写,不管他们的思虑是否周密,观点是否正确,表达是否简明、连贯、得体,都应该给予鼓励与赞扬。不必考虑什么高大全、高品位、主旋律,也不必顾及什么主题思想、审题立意、结构技巧,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让他们信马由缰,信笔而至,整篇作文亦可,片段写作亦可,长篇大论亦可,三言两语亦可。自由自在,自然而然,写日记、写周记、做读书笔记、建博客、建立班级论坛、校园网页等等,学生只要愿意写,不断地写,必能养成写作的良好习惯,养成较强的写作能力。假如学生的积极性真正调动起来了,欲罢不能,不得不发,不吐不快,学生也一定不以为苦,反以为乐。果能如此,则作文何苦之有?
  我们知道,语文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无论是阅读鉴赏还是写作,要想真正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固然需要理论的指导,但更重要的还是学生自主的学习和实践。对中学生来说,过多地讲写作的理论往往收效甚微。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中说:“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故圆照之象,务先博观。”这里虽然是就文学来说的,但用于语文教学也是合适的。有了一定量的读、写、听、说实践,日积月累,学生自然熟能生巧,水到渠成,运用自如,明白祖国语言文字的真谛,掌握其运用规律。相对于阅读鉴赏,写作更需要学生自己的写作实践。至于实践的方法和形式,完全可以多种多样,关键是动笔写了没有。写作教学,一定要想方设法,给学生创造写或说的机会,让学生在一种宽松、自由的气氛中勇于实践,乐于实践。学生写得多了,说得多了,自然会慢慢上道。张志公先生有一次谈到香港人学普通话时曾说:“开口就能给60分。”
  尽管写作教学应以学生的写作实践为主,但老师给一些适当的点拨指导还是必要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一个高明的语文教师,往往善于把学生领进语文学习的大门,并且要告诉他们怎么走,路上应该注意些什么,怎样才能方便快捷地走到目的地。写作教学领域有所谓“规矩文”和“放胆文”之说。“规矩文”重在打基础,让学生掌握写作的一般方法,“放胆文”重在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我希望,《快乐作文》能够兼顾“规矩文”和“放胆文”,为初中作文教学探索一条新的路子。


2010-3-14于京东大运河畔之“两不厌居”

《写作羊皮卷》读后

《写作羊皮卷》读后


顾之川


  原来在我的印象中,四川射洪有两样最有名。一是诗,二是酒,这里出了唐代大诗人陈子昂,他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沉雄悲壮,风骨高古,读来令人荡气回肠,激情昂扬。这里又是“沱牌”“舍得”等名酒的故乡,尤其是“舍得”,让人于把酒临风、酣快耳热之际,体悟《孟子》“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的人生哲理。诗与酒在这里的完美结合,不仅是精神与物质的融会贯通,也使射洪名扬天下。前几年我与几位同事曾到射洪做过新教材的回访与调研。今年春节前,又随四川省教科所的段增勇先生故地重游,并且访问了素有“百年名校”之称的射洪中学。也正是那次愉快的射洪之行,使我认识了射洪中学的许政老师。最近,许老师把他的《写作羊皮卷》书稿发给我,希望我写篇序。因为前述的两次机缘,我便也乐于从命。
  初步浏览许老师这部书稿以后,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
  一是实用性。写作是中学语文教学中的重头戏,写作教材和有关写作的图书也很不少,但写作教学却一直未能尽如人意,甚至作文成了不少中学生的“三怕”(“一怕写作文,二怕文言文,三怕周树人”)之一。本书从写作的审题立意、布局谋篇、选材剪材、开头结尾、过渡照应,到表达方式上的记叙、描写、议论、抒情等,写作指导与实例点评结合,写作理念与写作技法兼顾,一招一式,娓娓道来。所用材料多数源于作者指导学生写作的教学经验总结,原汁原味,鲜活生动,而且屡试不爽,行之有效,相信能给中学生朋友带来多方面的启示,消除对写作文的“畏惧感”。
  二是针对性。在中考、高考仍是我国目前中学教育“指挥棒”的情况下,“应试能力”是中学语文教学无法回避也不必刻意回避的话题。所谓“素质教育”,按我的理解,一个人如果真的具备了比较高的素质,那他一定不会害怕考试。相反,人生能有几回搏?他会乐于在考场上临场亮剑,一试身手,以检验自己的水平和能力。本书紧扣中考、高考作文的实际,对考场作文中的注意事项和常见失误进行了深入具体的分析。既有习作实例的展示,也有写作方法的点拨。特别是作者总结的“得法教练,得道训练,得益历练”,三“得”三“练”,指点考场作文的关键,切中作文教学之肯綮。相信学生一册羊皮卷在手,考试时定会沉稳不慌,舍我其谁,决胜考场。
  三是可读性。本书在编排上从写一人、写众人,写一事、写数事,写话题、写材料等方面进行点拨,同时还关注学生平时较少措意的应用文、短信、游记等题材,把听说读写用的优良传统和学生的现实生活紧密结合,力求“招招式式心凝聚,枝枝叶叶总关情”。尤其是手机短信,既是一种时尚的“拇指艺术”,又是实实在在的语言运用与语言表达实践,更是一种新颖的写作形式,相信每一个中学生都会感兴趣。尽管书中有不少表述尚待斟酌,但这些内容,无疑会使本书切合中学生的阅读心理,从而增加了本书的可读性。
  由此引发了我的两点感想。第一,写作是学生自己的事,教师可以启发引导,甚至诱导,但是决不能“越俎代庖”。教师的作用在于激趣、引领,促其养成“多读书、勤思考”的习惯,并且乐于记录下自己对生活、对社会、对人、对事物的所思、所想与所感。正值青春年华的中学生,一旦有了自己对生活的看法,有了对某件事情的观点,不管是胡思乱想还是真情实感,他们就会呼之欲出,不吐不快!这时的写作也就成为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了。第二,在当今这个躁动不安的社会,做老师不容易,当一个好老师更难。个中甘苦,冷暖自知。许老师结合自己语文教学及指导学生写作的实践,把学生在各地报刊上发表的优秀习作编成《雏鹰集》,相信当时不仅对学生是一种莫大的鼓励,对许老师自己也会是一种鞭策。现在他把自己多年来对写作教学的研究成果结集出版,更是可喜可贺。胡适当年曾说过:“发表是吸收智识和思想的绝妙方法”。尤其是在当今这个信息时代,除传统的纸质媒体外,我们还有维基、博客,还有互联网。我们“吸收智识和思想”的空间更大,天地更广。如果能长期坚持下去,达到叶圣陶先生所期望的“教师善读善作,深知甘苦,左右逢源,则为学生引路,可以事半功倍”了。
  是为序。 


                       2009年9月17日
                     于京东大运河畔之两不厌斋